点击收起
业心得

17岁创业,19岁赚了首个100万

“刚开始做的时候,如果我想的很清楚,那就是胡扯。但我知道这群人的状态很稳,也了解他们的心理。”常客创始人郝洋说。

孤单的商旅需要在相近群体中找到共鸣

郝洋说的这群人是指几乎每个月都会有那么两天是在天上飞的“空中飞人”,也即是每个月都会出差的商旅。因为郝洋最近十几年都是在全球各地飞来飞去。作为资深的“空中飞人”,郝洋很了解这类用户的状态和需求。

基于熟悉,他于2014年创办了一款针对中高端用户的社交软件——常客。常客的用户认证至少一张国际五星级酒店集团或者航空公司的金银卡才能加入(Real高大上!)。

常客不仅仅能够满足用户社交需求,还可为用户提供专属权益、日程管理和智能卡包。截至今年4月,常客已获得15万注册用户,拥有普通卡用户10万,金卡3万,白金卡5千。

郝洋告诉他们说 (搜索微信号:TheyTalks),“根据强制绑卡机制,我们给用户做了侧面画像。”其中,常客用户中,销售占了26.2%,信息技术支持占了21.7%,中小企业主占了15.4%,而金融高管占了10.8%。“这类人的特征很明显,就是他们很孤单。”

那微信微博之类的社交软件也可以呈现自我状态,为什么非得常客呢?

因为朋友圈中的人并非都是“空中飞人”,所处的大部分人所处的环境也并非相同。“如果一个人每周固定都在朋友圈发他去哪了,住了哪个酒店,你会觉得他在炫耀吗?”

每个人的心境不同,理解也就不尽相同。但对于相同状态或者经历的人来说,这就是常态,大家也都不会觉得这是在炫耀。这也是这个群体寻求自我认同的一种表现。“有三分之一时间花在出差上面,这就是需求。”

在与自己状态相同的圈子中发状态,可以引发一种共鸣,而这个共鸣或者说理解就是如今很大一部分人的需求,因为在此,他们会有更多共同话题。

在线上,常客上的用户可以对入住的酒店和飞机进行评价。“我们的社交在微信和微博之间,好友之间可以看相互状态,但暂时没有私聊。”

线下,常客与一些餐饮以及出行相关的行业进行合作,为常客用户提供便利。比如,为常客的用户们提供免费的接机服务;与特斯拉合作,为用户提供特斯拉体验和试驾等活动。

常客的共性特征

多年飞行累积的经验,让他知道“空中飞人”最大的共性就是他们的状态比较平稳。怎么理解呢?

郝洋告诉创业邦(搜索微信号:ichuangyebang),“因为用户认证的限制,所以能成为平台用户的人都是有稳定的消费能力。”

拥有一张国际五星级酒店集团或者航空公司的金银卡至少意味着两个方面:

第一,这个人的消费能力不低,收入比较稳定。

第二,这个人经常出差,在公司里做的不错。

“能经常出差,说明这个人为公司创造了效益,要不然公司也不会让他出差了。” 郝洋说。

少年时代出国,并定居加拿大的郝洋,在其17岁的时候,也就是1997年时,和几个留学加拿大的华人一起创办了“万维读者网”,是一家互联网内容提供商,是非中国地区运营的中文门户网站。这个项目让19岁的郝洋赚了人生第一个100万。

作为联合创始人,郝洋主要负责商务和运营两块,所以因为工作属性,他需要一直要往返于加拿大和中国的各个城市之间,尤其会经常来北京。再加上后来他的女朋友到北京发展,所以,他也就落在了北京,开始了第二次创业。

2003年,他开始做些针对B端的生意,做些软件和系统销售,比如一些修图软件。

2007年,他加入了飞拓无限公司——一家做移动营销的公司,主要负责战略规划和核心项目的管理及维护。比如,当时主导了飞拓和摩托罗拉的合作,并参与完成了摩托罗拉最早的应用商店设计。

2010年,他第三次创业,成为友宝在线(售货机运营企业,于2016年2月24日挂牌新三板)的联合创始人。

但2011年,因为要照顾生病的母亲,所以,郝洋又飞回了加拿大。那时的友宝也已经平稳发展,所以郝洋就推出了管理层,但股份还在。

其实,早在2013年底时,郝洋就开了一个公众号——常客说,定期更新一些与经常出差的商旅有关的内容。郝洋告诉他们说(搜索微信号:TheyTalks),“那时并不看阅读量,而是要看互动和留言数,以便验证我的想法。”

后来的一些互动和留言,证明了他的猜想,所以他便于2014年7月创办了常客,当年11月份常客上线,12月份获得了陌陌和锤子投资人紫辉创投郑刚的青睐,获得100万美元天使融资。

2015年12月,常客又获得了由西京创投领投,紫辉资本跟投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千万美金。

标签: 创业常客项目经验
Chris

作者 Chris

Hello, I am Chris.

发表评论